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乱弹围棋的计算方法----平行计算

[日期:2015-08-31] 来源:  作者:眼镜蛇 [字体: ]

所谓平行计算,是指在已经获得一个计算结果后,使自身尽可能少地受到先前计算结果的影响,得出更多不同的计算结果

经受过系统围棋训练的读者一定对笔者对平行计算所下的定义似曾相识。没错,在死活训练中,当我们满怀信心地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正确答案并开始想入非非时,万恶的围棋老师反复强调“一定要考虑到对方的最强应法”并强迫我们摆出其他正解变化图,就是在训练平行计算的能力。从平行计算开始,计算已经走出了纵向挖掘的不归路,转而踏上了“寻求满意解”的理性人的思考之路。

平行计算是围棋计算中知易行难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部分。我们都知道计算的变化越多,就越可能接近最终的正解;但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有太多的因素阻碍着我们朝此方向前行。首先,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小棋手的平行计算能力缺乏地最为明显,这是因为意志力在个体的发展过程中形成得最晚。换句话讲,“懒惰”是平行计算最大的敌人。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一个不论是过程还是判断都很满意的结果,但现在告诉我们要推翻前面的计算重头开始,开什么玩笑?那我前面付出的努力不全都白费了吗?如果棋手屈服于这个也许仅存于潜意识中的逻辑,那么在接下来的计算过程中,他就不太可能始终处于充分的生理激活状态,其计算也一定不会有稳定的产出。

如果说读者对平行计算的阻抗依旧不甚了解,那么笔者试用教育领域的另外一大阻抗产生大户——检查来举例。我们都讨厌检查(特别是男生!!!),因为检查意味着赤裸裸的自我否认,意味着自己打自己脸说:我前面所做的功课是错误的,我需要付出额外的努力去修正那些错误。平行计算和检查其实是沿用同一种逻辑,由此产生这么多阻抗也就不足为奇了。笔者相信,每一位棋手都一定体会过这种阻抗带来的痛苦,从我们第一次做多步骤死活题开始。我们在百般地不情愿中受老师强迫开始进行平行计算,意志力的点滴积累也自此开始。阻抗永远存在,但随着意志力的逐渐增多,似乎我们在平行计算中的不适感一天天下降,直至某一天我们忽然发现,我们可以于无知觉间顺利完成平行计算了。这时候,我们以为以往的阻抗消失了,这其实是绝无可能的;我们感受不到这些阻抗,是因为我们的意志力已经成长到我们的自我足够将所有不适感屏蔽至意识以外了。笔者认为,围棋对意志力的培养立竿见影,其实并非源于胜负的淬炼,也并非源于坚持不懈的顽强拼搏;真正举重若轻的,只是我们平日训练和对局中的平行计算而已。

除开意志力,棋手工作记忆的容量和编码方式也是影响平行计算的重要因素。坚韧不拔的优良品质可以保证棋手不断得出新的计算结果,但这些结果能否有效被保存和利用同样至关重要。与一个计算结果的不断深挖不同,在平行计算中,我们需要在工作记忆环路中临时保存大量的彼此截然相反的计算结果,这对棋手的脑容量和记忆容量都是不小的考验。现代的生理学告诉我们,人类目前对大脑的开发仍旧处于非常低级和匮乏的层次,因此:围棋中的平行计算对棋手的“折磨”,会对其开发信息脑容量和记忆广度产生显著的帮助。从此处出发,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棋手进行简单的自省式问答,以及成年围棋初学者的记忆容量前后测实验,都一定可以得出比较积极的结果。至于具体的执行,便有赖相关认知学家的努力了。(在这里顺便提一句,国内心理学老牌劲旅华师大的专长心理学小组近年来开展了一系列针对围棋的研究<似乎以FMRI为主>,希望大家能给他们更多的帮助,笔者也希望他们早日公布科学的研究结果和相关详细数据。)

此外,平行计算中处于后面位置的计算结果的质量是否能与先前的结果至少相当,同样是不可忽略的问题。大名鼎鼎的艾宾浩斯在闻名于世的记忆测验中提出的“首因效应”和“近因效应”,会使我们在平行计算的过程中桎梏重重(具体学术论断不予赘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百度)。不争的事实告诉我们,想要完全推翻先前的计算另起炉灶,是不符合人类思维模式的也是不现实的,因此怎样尽可能减少相关的影响,成为历代棋手们共同研究的目标。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成果却十分卓然。在棋手解决平行计算阻抗的过程中,诞生了一个被当今时代捧上神坛的副产品——换位思考。

这样的逻辑是如此完美:我既然不能彻底消除前后计算结果的互相影响,那干脆换个人来重新计算,何如?通过频繁的换位思考,棋手可以尽可能地以一个全新的角度对计算内容进行审视,最大限度地消除了首因和近因效应。经验丰富的围棋老师常挂嘴边的“一定要考虑到对方的抵抗手段”“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问题”都是在帮助棋手尽可能习惯换位思考这个人类其实知之甚少的思维角度,而棋手在这种训练中不光能使自身的计算过程换位自如,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也能从容使用换位思考来解决问题。至于换位思考在当代社会人际交往中的扩展,则属于棋手道德观的范畴了,在本文略去不表。

围棋发展的历史浪潮中,有一位不朽的棋士曾提出另外一种思路:最有效的计算方法,是从最不可能的着法开始,逐步排除并最终得到最优解。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这简直就是怎样最大化平行计算的白话版,笔者对这位老师眼光的前瞻简直叹为观止;但在当时,无数同时代的棋手对他这种“大逆不道”的观点嗤之以鼻。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他选择了沉默。但在日后的岁月中,他用辉煌的战绩和无可争议的现实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这位棋士名叫木谷实。

以这样的逻辑为基础的木谷实道场,孕育出了日后一统江湖的“六大超一流棋手”中的五个。而唯一剩下的那一个,是与木谷实产生激烈思辨碰撞,但在日后的几乎每一次采访中都会提及木谷实对围棋的理解帮助了自己太多的另一位围棋巨匠吴清源的高徒——林海峰。木谷实用时间粉碎了时代对他的一切谣言,也用现实告诉每一个人:平行计算,是步入围棋金字塔顶尖的必由之路。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