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发布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胜负观新解——与扭曲的挫折教育划清界限

[日期:2015-08-31] 来源:  作者:眼镜蛇 [字体: ]

围棋人的世界观

今日时代功利主义的横行无忌,一定与上世纪初曾风靡一时的一门心理学主要流派——古典行为主义在西方世界的盛行密不可分。当前辈们还在研究意识与潜意识、研究内部心理过程、研究内省法与自陈量表的相互关系时,桀骜的华生用简单粗暴到不讲道理的环境决定论和教育万能论将波澜不惊的学界炸出震耳的轰鸣。爆破余威迅速从学界蔓延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大家似乎在一夜间惊醒:原来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受环境影响和决定的呀!原来那些我们自认为与众不同的情绪和感受,其实都是在特定条件下依葫芦画瓢形成的呀!原来只看结果不求过程的人生,真的可以比别人更快地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呀!

饱受新文艺复兴时期复杂思辨困扰的普通民众,仿佛在黑夜中找到了前进的指路明灯,辗转反侧的人生在这一刻终于得以解脱——原来使我们惶惶不可终日的,并非这个生存压力越来越大的社会,而是我们的自作多情。放弃探索过程中的点滴收获,淡化自己的情感体验,凡事以“强化—结果”的逻辑行事,生活就会朝着我们所追求的终极成功笔直前行。“强化”一词逐渐在公众的认知中根深蒂固,而它正是日后一统天下的“功利主义”的奠基之石。横空出世的功利主义势不可挡所向披靡,在全世界几乎每一个行业迅速传染,如城头变幻大王旗般,在极短的时间内挤掉各民族几乎所有其他的文化形态,成为世人供奉的金科玉律。培训界也不例外——功利主义在这里摇身一变,成了“成功学”。

一度风光无限的成功学,在走过大几十年的众人拾柴后,似乎终于将要走到了末路。愿意坚持独立思考的人开始质疑,更多的学者开始挑战其伪科学的命脉。在今天的中国市场,印有“成功学”标记的大众文刊依旧可以卖座火热,可公众在内心中的一丝哪怕不可自知的负性印象,已经注定了成功学的日薄西山。在这样严峻的大背景下,万能的成功学人终于以卓绝的聪明才智对成功学本身进行了换血和改造,一个新的热门词汇——挫折教育——应运而生。

坚持不懈和挫折教育是围棋培训最为主要的社会刻板印象之一,在父辈对子女的教育过程中尤为明显。时代全球化造成的竞争加剧,使越来越多的父母担心子女在未来的社会竞争中不能承受足够的压力,“让孩子从小就多体会一下失败的痛苦”成为大量棋童父母的口头禅。而在这些对成功学嗤之以鼻、希望小孩一步一个脚印的棋童家长中,有多少位能知道其实挫折教育本身就是成功学的一部分呢?话虽戏谑,理却明了,这也是笔者成此文的最根本动机。本文谨从传统意义上的挫折教育的负面作用和围棋在挫折教育中的真正作用出发,简析围棋人的胜负观(或称挫折观)。

熟悉心理学的读者一定不会对“系统脱敏”一词感到陌生,而它也是今日所谓“挫折教育”的最初来源。在早起针对焦虑症和恐怖症的心理治疗过程中,医生通过“冲击疗法(或称满贯疗法)”和“系统脱敏法(或称逐级暴露法)”两种途径,以不同方式、不同频率、不同强度向患者展示其靶过敏源,通过患者焦虑或恐怖过程的反复体验来逐步降低反应强度,并最终达到阈值以下的治疗结果。系统脱敏的具体手段错杂不一,但我们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个迄今为止在心理学界依然享有重要地位的疗法来说,叫做:习惯成自然

习惯成自然,这句似乎天经地义的道理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研究者的质疑。仅从教育培训的角度来看,它就暴露出两个不可自圆其说的致命问题:我们在把习惯变成自然的过程中,一定会经历的各种各样的负性情感体验,它们会不会对我们今后的生活造成影响呢?我们得到的外显行为的进步,是否意味着个体内部心理过程的进步呢?若非如此,二者之间的冲突,会对个体的发展造成什么影响呢?

请允许笔者以围棋培训为例。很多家长说,小时候多经历一次失败,未来对挫折的免疫力就会强一分。二者之间的必然逻辑关系笔者暂且不想追究,笔者最想问的是:照这样的逻辑看,孩童时期因为失败流下的的每一滴眼泪,就都是毫无损伤的了?小孩因为输棋而产生的当下的焦虑、痛苦和回避情绪,在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可以兑现的未来好处面前,就显得无足轻重了?真实的情况显然与之截然相反——哪怕没有任何教育心理学背景的人也应该知道,青少年时期经历的任何非正常情境以及其带来的非正常情绪体验,都会对个体成年后的性格特征和行为方式造成长久的影响。如果老师和家长在青少年的学围棋过程中,始终强调失败对其的历练作用,那么在心理学界另一个名声在外的青年期常见现象——习得性无助,就一定会产生。顺便提一句,仅就笔者有限的围棋教学经历来看,已经形成这种习得性无助的孩子绝非一二。(此部分内容在其他系列文章中有详细阐释,在此不做赘述)

另一方面,在与孩子的交流过程中,教育者最为担心和束手无策的恐怕就是孩子的表里不一了。在没有足够合理和有力的引导下,我们的确可以通过比较强制性的手段来改变孩子的外显行为;然而这样看似积极的改变,通常都会带来事前根本意想不到的其他负面影响。笔者在此试举一典型例证:许多围棋老师和家长在小孩输棋后哭鼻子时,反复告知他“哭鼻子是胆小鬼的表现。如果不想要被其他小朋友嘲笑和看不起,以后不论输的多惨,都绝不能哭。”在这样的教育和引导下成长起来的小孩,极可能在可以预见的岁月后确实改掉遇见挫折就哭鼻子的习惯;但在没有被培养出更为合理的情绪引导途径前,内心的焦虑和外显的平静并不协调。这样的内外失衡和冲突状态,将会带来其他很多问题——比如成就感缺失,比如暴力行为,比如自毁倾向,比如很多比哭鼻子被同伴嘲笑严重得多的社会问题。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功利的我们,为什么一定要人为地改变孩子们最自然的情感表现呢?赢棋快乐,输棋沮丧,难道不应该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最合理反应吗?我们让小孩养成赢棋不高兴、输棋不难过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所谓高级素养,对他们的人生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我们经常说“天性是孩童最好的礼物”,但尽心的家长在为孩子尚不确定的未来煞费苦心时,是否恰恰忘记了这句金玉良言呢?

请让笔者用最为粗鄙的例证来为笔者心目中的狭义系统脱敏或是传统意义上的挫折教育盖棺定论。人不吃翔,天经地义。小明是一个天真烂漫、光着屁股满院子玩耍的健康少年。但某一天,望着小明欢快的背影,小明的父母忽然想到:小明现在这么好动,如果在将来探索亚马逊雨林时被困在遍地寄生虫的绝望环境中,是不是只能靠自给自足才能生存下来呢?要是小明现在因为心理障碍不能自如吃翔,真到了那一天,不就束手待毙了吗?因此,聪慧的小明父母托关系找来资深培训师希望让小明从小就养成勤吃翔的习惯。睿智的培训师利用系统脱敏的尖端技术,设计了完整的培训流程。首先通过让小明闻小杯翔味的方式让小明逐渐克服内心对翔的天生反感,进而通过强制让小明在卫生条件不敢恭维的公厕内吃午饭的行为让小明习惯翔味和进食的必然逻辑关系。在接下来的培训过程中,培训师通过在午饭中加入翔状的小杯巧克力味冰激凌来混淆视听,让小明在习惯环境中的翔味之后,慢慢习惯翔的外形。下一阶段中,培训师通过加入翔状的翔味冰激凌并要求午餐绝不能剩饭来强迫小明进一步习惯翔状物在午餐中不可取代的地位。在接下来一次历史性的午餐中,行为学家将小杯中的翔味冰激凌换成通过特殊工艺冷冻后的类冰激凌式翔,小明在全无所知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了午餐。在下一阶段中,培训师通过一步步提升小杯翔的工艺温度并最终达至常温的过程,终于使小明固化了每餐必吃翔的行为。

是的,经过培训师严密的系统脱敏训练,小明最终成功养成了餐餐吃翔的好习惯。小明的父母为此欢欣雀跃,因为小明在未来的大自然生存挑战中,再也不会对自给自足的进食产生任何的困扰。可是结果呢?半年以后,食翔过多的小明终于因慢性肠胃炎爆发而入院,经医生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享年8岁。这时候小明的父母才发现,原来人不吃翔,除了因为翔不好吃,还因为翔不能吃啊!翔里有毒,天天吃还不觉得反胃的人,最后是要被毒死的哦!!!遗憾的是,脱易穿难是世间基本的道理,小明父母除了扼腕痛哭,再无能为力。

人不爱吃翔。人不爱失败。一模一样的道理,究竟有何分别?食翔过多会中毒身亡,那么——失败过多呢?

我们下围棋,绝非为了主动体味失败的痛苦,也绝非为了督促自己接受一波又一波失败的折磨。黑白世界,胜负为先——试问有哪一位棋手不想赢棋呢?同时,与许多围棋门外汉天真的设想的不同的是:围棋水平越高的棋手,在输棋时承受的痛苦就越强烈。这跟社会大众对围棋在挫折教育领域中的期望显然有悖,但却绝然无可置疑——高水品棋手间的对局中会涉及大量更为精细复杂的勾心斗角,在这样的尖端竞争中败下阵来的人,一定会感受到更多更强烈的挫败感和无望感,而为了从失败中找寻真理的记谱和复盘过程(即灾难重现过程)则更会令人痛苦倍增。击倒每一个曾经击倒过自己的敌人并继续前行是每一位棋手不断前行的必然选择,我们必须要随时随地面对或许我们还远未准备好面对的挫折;但在这个避无可避的苦难之旅中,围棋教会我们的,绝不是不是坦然接受失败的命运,而是一些其他的东西:

围棋人下一次踏上战斗的土地,会更加渴望胜利。只有经历过漫长夜中舔舐伤痕的牙关紧锁,才会于明日重归战场增一股勇往直前。只有承受过终点线边一着不慎的刻骨铭心,才会于次回卷土重来多一分巨细无遗。围棋人闻名于世的顽强与坚持,其实都是来自棋手们对昨日败绩的领悟——只有多一分坚持,多一分隐忍,才有可能使往昔的错误,以及那些错误带给我们的痛苦再不重现。求胜心是围棋名师选择后辈时最为看重的品质——只有那些在经历了千百磨难后依然会对未来抱有美好愿望、并愿意为之付出更多努力的棋童,才有可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棋界豪强。

围棋人总是习惯把更多的未知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绝大多数的他们缺乏安全感。从入门的第一天起他们就要反复经历失败的创伤,走到最后的纵然已是忍耐天分极为出众之辈,经年的失败教训已经使他们养成凡事先从最坏处着想的习惯。为什么下围棋的人不能统治世界?因为统治世界本身就是一次不靠谱的赌博——我们只看到尘埃落定后高高在上的指点江山,却无暇低头顾及王座下的古来白骨无人收。棋手自小下棋多有带彩,而立后却罕有嗜赌之徒,就是因为他们习惯将行事之关键掌握在自身的努力中,而非虚无缥缈的所谓运气或命运。纵观棋圈诸君,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围棋人在各行各业鲜有一统天下,位居中坚层级的却不可胜数,这恐怕就是围棋人在自己的生活中也无意识地规避了最多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最直接后果了。

围棋人从胜负世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学会承认现实。当我们终于从不肯舍一子却最终大龙全灭的痛苦中解脱,我们就会知道尽人事和知天命之间从未有任何矛盾。偏激和执拗是功利社会中普遍至极的心理重症,但在棋手圈内却非常少见,就是因为围棋用赤裸裸的结局告诉我们: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会死光。在为取胜利坚持不懈的同时,围棋人会在已经谨慎确认负面结局后,尽早抽身,壮士断腕。壮士断腕素来知易行难,股海一载浮沉便一定会有最直接体会——而围棋人于此间的勇气与决断,周遭人绝难照猫画虎。十岁棋童便极可能对止损点有成年人也达不到的理解和执行,这是否也算是围棋的一大特色呢?

从另一个方面讲,围棋人从自身的生活经验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更加不太可能从社会规范以外的途径谋取本不属于自己的利益。在之后的“道德观——棋手无恶人的学术解读”中,笔者会对此点进行详细论证,在此不做赘述。

围棋人知道,过程远比一时得失更加重要。许多棋童最初都会赖皮——这是围棋培训界许多前辈不愿承认却又无可指摘的事实——但在教师的正确引导和事实佐证下,他们会慢慢发现:用歪门邪道左右对局最终的胜负,其实远没有从败局中收获成长来得重要。我们可以偷子,可以连招,可以调钟,可以盘外,甚至可以用拳头强迫对面比自己更小的棋童暂时就范,但这些无稽伎俩总会有再不好使的那天。脚踏实地是围棋人步入社会后的另一大主要刻板印象,这种优秀品质也绝非朝夕可成;但这一切,都从我们终于不屑使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转而坐在棋盘前聆听老师复盘、总结自身得失和经验教训那一刻开始。如果真要从这个角度来看,围棋——或许真的有可能成为时代病的解药,也未可知呢~

围棋人对失败的抗压能力确非常人可比。但所谓的抗压,并非坦然接受失败,也并非刻意回避失败的结局,而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处理失败带来的负性情绪的手段。棋界年轻化是大势所趋,各大道场中前几组的精英学员甚至大多乳臭未干——但在这群黄口小儿中,或许有书虫,或许有吃货,或许有睡神,或许有麦霸,或许有球场健将,或许有书法大家,或许有古焰青灯修佛者,或许有原罪救赎基督徒。当他们不能避免失败带来的痛苦时,专业的围棋训练教会他们绝不能坐以待毙泰然处之,而必须努力为自己找到继续走下去的路。可能他们不懂弗洛伊德,不懂潜意识也不懂所谓压抑和投射,但幼时起大量的输棋经历的练习使他们在或许并不太愉快的强迫过程中总算找到了能够缓解输棋痛苦、转化负性情绪的适合自身性格特点的办法,而这些办法从科学的心理学角度上看,是非常有利于个人心理成长的。而这,或许才是所谓“挫折教育”的真正意义罢。

综上所述,围棋人形成的胜负观,绝非是肤浅的挫折教育那么简单。失败是每一位棋手成长路上的不变陪伴——可能它并非良配,可能我们永不会笑脸相迎——但它让我们动心忍性的同时,却始终带我们去往更好的前方。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